中国中期又遭深交所点名第四次试图重组国际期

中国中期又遭深交所点名第四次试图重组国际期货

  与此同时,该公司12年来第四次试图重组国际期货的行动也受到市场广泛关注。

  一家实控人一直成谜的上市公司,一家仅在2018年就至少三次遭监管机构问询的上市公司, 6月中旬再次收到来自深圳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

  虽然名字中含有“期货”二字且自11年前就自诩为“中国期货第一股”,但据2018年年报显示,中国中期(000996.SZ)的主营业务百分之百来自于汽车服务业务,该项业务全年营业收入为6654.89万元,营业利润为623.22万元,毛利率仅9.36%。

  《投资时报》记者查阅的信息显示,于2000年上市的中国中期,原名捷利股份,2008年2月更为现名。该公司号称为大型商品流通企业、生产制造型企业和跨国集团提供全方位第三方物流服务及货运汽车连锁销售服务,系中国最具规模的第三方物流运营商之一。据悉,中国中期拥有北京、天津、广州、深圳、上海等六座大型现代化物流基地、三十五个物流配送中心、两个国际集装箱海关监管货场、数百台装备有全球卫星定位系统GPS的运输车队,服务范围达300多个城市。

  该公司于2007年收购了中期集团下属的辽宁中期期货经纪有限公司90%股权,2009年10月,其子公司中期期货有限公司又吸收合并中国国际期货经纪有限公司、中期嘉合期货经纪有限公司。

  事实上,自2010年至2018年该上市公司在长达九年时间内其投资收益对当期利润贡献超过100%——即便在贡献率最低的2011年亦达101.48%,而在2014年更高达347.51%。而所谓“投资收益”,正是其对国际期货的股权投资。与此同时,中国中期于2019年初再度尝试对国际期货发起重组,拟通过向其控股母公司中期集团在内7名交易对方发行非公开股份,以购买后者所持国际期货70.02%股份。据悉,这已是12年来类似的第四次行动。据了解,监管层目前尚未予以“放行”。

  而深交所此次出具的问询函,就指出了该公司在业务结构、财务数据、经营风险等多方面问题。

  具体来看,此次深交所对中国中期的2018年的财务情况作出了重点问询。其指出,中国中期分季度的财务数据波动较大,结合公司所属行业情况,要求说明公司分季度营业收入与净利润波动较大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详细说明营业收入、净利润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动趋势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

  深交所在报告文件中提到,中国中期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占比98.83%,公司的供应商集中度较高,要求结合公司行业特点及销售模式,详细说明集中度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说明是否存在对主要供应商的依赖,如存在,还需补充提示相关风险,并补充说明供应商集中度较高与同行业上市公司是否一致。

  另外,深交所还要求中国中期对其控股股东中期集团有限公司持有6707.76万股,其中有61.73%被质押,需要补充披露控股股东被质押的股份是否存在被平仓风险,如发生质押违约风险,公司实际控制人拟采取的补救措施等问题进行说明解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要求中国中期对财务数据波动、业务结构、股票质押风险等问题予以解释外,深交所还特别点名了中国中期董秘一职长期空缺的问题。

  深交所指出,2016年3月25日,中国中期原董事会秘书辞职(即公司原副总经理、董事、董秘徐朝武),彼时安排董事会秘书职责暂由公司董事长(即姜新)代行,但截至目前,该公司尚未聘任董事会秘书。由于公司董事会秘书长期空缺,由董事长代董事会秘书职责,深交所要求中国中期详细说明该公司如何保障信息披露事务与投资者管理关系的质量,以及公司三年运作和内部决策机制的有效运行,董事长长期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是否能够保障勤勉尽责。

  深交所提出,按照《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中国中期应当尽快选聘董事会秘书,并做好信息披露和投资者关系管理工作。

  2018年10月,中国中期曾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承认财报出现差错的问题。即该公司2018年半年报及2017年年报、2016年年报均出现了错误或遗漏等问题。

  广州兼职